身后的围观群众快要达到凑上一场戏份的时候

分享到:
 可是对于这一圈子围坐的人来说,今天又是不同的。
 
    等到被热气熏得红扑扑的彩凤,端着几个大碗从厨房中走出来的时候,别说那两个小萝卜头了,就是老成持重的彩凤爹的眼睛,也亮了几分。
 
    因为那几个大碗中承载的是他们许久都未吃过的香喷喷的米饭,光是这个就足够了。
 
    不需要任何菜品的佐食,他们这些从东北方过来的人,就可以香甜的咽下满满的一大碗。
 
    这场盛宴像是一场悬念迭起的剧目一般,当围坐的人,认为可以终场的时候,却在随后从厨房出来的彩凤娘所端出来的大碗中,达到了最终的。
 
    那是一碗满到冒尖的炖菜,带着北方人的不拘小节,带着窝棚房中的就地取材。
 
    里边那便宜的白菜,粉条,也因为浓重的酱而无端的诱人了几分,长久不见肉腥的这一家人,也十分难得的往这碗菜中添上了几片薄薄的却足够肥腻的肉片。
 
    昨天溜好的素丸子,也被丢了进去,丰满的汁水,将它的身躯也泡发了几分,这一锅熙熙攘攘的乱炖,就这样叫嚣着自己的美味,被端到了众人的面前。
 
    不需要张罗,也不需要寒暄,这不是一家胜似一家的亲人们,凑在一起,就开始了一场无声的晚餐。
 
    饭桌上只剩下酣畅淋漓的埋头痛吃,筷子与碗沿碰在一起的叮叮当当的声音,成为了这个晚上最优美的小夜曲,催着人入眠,护着人好梦。
 
    酒足饭饱的顾铮,因着疲累早早的进入到了梦想,在单人小床上的他嘴角带笑,不知道在梦中的他遇到了如何的趣事。...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88 想唱就唱
 
    屋中的小窗内,洒下了属于灯光的晕圈,抢走了午夜月光的风头。
 
    那盏崭新的煤油灯正在忠诚的执行着自己的使命,为彩凤的一家,提供了这难得的在夜晚中亮起的光辉。
 
    灯下看美人,越看越好看,更何况彩凤本就是一个不失本真的漂亮姑娘。
 
    这时候的她微微的低着头,手中正裁纳着一只一看就是属于男人的鞋底,一边做着,一边还偷偷的笑着,想到什么的时候,她的眼睛闪亮的让人心醉,那红扑扑的脸蛋,就好像夏天里的沙瓤西瓜一般,红透了。
 
    “凤儿啊,早点睡,这煤油也是钱啊,有什么活计等明早早点起来再做。”
 
    彩凤娘的声音打断了这个少女的思绪,让她那早已经飘走的心又收拢了回来,她手底下的针线更是加快了几分,在最后收了两针尾巴之后,就回应了凤婶:“娘,这就睡了。”
 
    噗
 
    紧接着一口气,她就小心翼翼的就吹灭了眼前小桌前的礼物,那盏煤油灯。
 
    今晚一定会做一个好梦,因为梦中有你,我的顾大哥。
 
    ……
 
    踏实的睡眠总是过去的很快,迎着第一缕朝阳的顾铮,又踏上了他再一次出工的路程。
 
    原本一成不变的工作,却在他在傍晚时返程的路上,遇到了阻碍。
 
    在他回窝棚房的必经的商业小街上,有一个不屈不挠的二世祖,正在翘首以盼的等待着他。
 
    “小师傅啊!等等我啊!你一定要来我们茶园子啊!”
 
    乓!
 
    顾铮的一个飞脚,挪开了他必经之路上的绊脚石。
 
    “师傅啊!你行行好,就唱一场,一场啊!!师傅!你不唱,我拜你为师总行了?”
 
    乓
 
    顾铮一个侧踢,飞走了眼前碍眼的苍蝇。
 
    这一路,风霜雪雨,如同九九八十一难一般,寸步难行。
 
    被黏住的顾铮,是骂也骂了,打也打得,就是甩不开他脚底下的鼻涕虫。
 
    连他这么没脸没皮的人,在走出了半条街之后,身后的围观群众快要达到凑上一场戏份的时候,也终是停止了前行的脚步,他又被堵住路了。
 
    “哎,哥们我算是服了你了,这位爷,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啊?能别为难我这个普通的黄包车夫了吗?”
 
    一个普通的黄包车夫?
 
 
    “这才不折辱了一场好戏的表演,这才不会轻视了你这一把的好嗓子,这才对得起喜欢你的老少爷们,大家说,对不对啊!!”
 
    这条街上围观着的群众们,有不少都是昨天曾经一饱耳福的路过之人,在他们听了二世祖这难得的有理有据的话语之后,就齐刷刷的应和了起来。
 
    “没错!”
 
    “这般的好戏,当然要在称的起它的地方演出才是啊!”
 

欢迎转载J8彩票-j8彩票官网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J8彩票-j8彩票官网 » 身后的围观群众快要达到凑上一场戏份的时候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