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着脚跨进了一个半人多高的大木桶中。...看书

分享到:
  “小师傅,今天收工后没事了?你看这天还没黑呢,你就来上一场!!”
 
    “是啊!是啊!”
 
    顾铮被越来越多热情洋溢的人群给包围了起来,一种难以名状的感情就从这具身体中涌现了出来。
 
    这是属于原主的对于戏剧的热爱,以及对于喜欢他的戏迷们的一种发自内心的感激。
 
    顾铮不打算因为自己最初订下的赚钱计划,就去压抑这种最真实的情感。
 
    顺着对方的心愿而动,才是达成任务的最完美的方式。
 
    看来,计划赶不上变化,这赚钱大计需要做一些简单的调整了。
 
    确定了自己的心意的顾铮,突然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从刚才的横眉冷对千夫指就变成了现如今如同春天般的温暖了。
 
    他用这辈子最和颜悦的表情对着依然没撒手的二世祖问到:“这位仁兄,贵姓啊?你打算请我唱戏,我总不能连你怎么称呼都不知道?”
 
    有门啊!有门!
 
    第一次得到了正面反馈的二世祖,现如今嘴唇都激动的哆嗦了起来:“不用那么客气,免贵姓郭,单字一个言,你直呼我的名字就可。”
 
    “只要你老人家能来我们戏园子唱上一段,咱们接下来什么事情都好商量啊!”
 
    一旁的店小二直接一捂脸,人家要你这日日亏损的破茶园子你也愿意吗?
 
    你别说,这事郭言没准还真办的出来。
 
    得到了热诚邀请的顾铮,也不是一个喜欢拿捏旁人的性格,他直接就在众人期盼的眼神中,点了点头:“我现在这样是不是要回家先收拾一下?”
 
    “不必回家!”唯恐夜长梦多的郭言,听到这话,立刻就把顾铮想要离开的脚步给阻止了:“您先进我茶园的戏台子后边瞧瞧,到了那里,您就什么都明白了。”
 
    “哦?”
 
    还没等顾铮推辞两下呢,这个原本在底下仰望着他的郭言,就一个高蹦了起来,连架带拖的把顾铮给拽进了茶园子中。
 
    一旁的店小二原本想好心的搭一把手的,谁成想一旁的围观群众一看这热闹的中心转移了地方了,呼啦啦的,没事的大闲人们也都不自觉的朝着茶园子的内里涌了过来。
 
    “哎呦,客官里边请,茶水两位喽。”
 
    “哎呦喂,这位老太爷,您走慢点,我给您找个安静的地儿?”
 
    “这位爷,坐席满了啊,您说站着听?那成,那边还有几根百年的漆木栏杆,您靠在上边,一闭眼,一听戏,别提多对味儿了。”
 
    才一会的功夫,这个足足有十多张桌子的茶园子,它就满员了。
 
    在这个年代中,不像是现代人,那都是用眼睛看戏的。
 
    在这里,真正懂得欣赏的人,讲究的就是一个听。
 
    闭场景与已经被郭言拉到了园子后场的顾铮无关。
 
    他现在正享受着郭言的伺候,迈着脚跨进了一个半人多高的大木桶中。...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89 第一场戏
 
    没想到这个破破烂烂的茶园子的主人,竟然是一个隐形的富豪,这间房间的布置,充分的体现了什么叫做低调的奢华。
 
    光是这个带着好闻味道的木桶,就不是一般人家能够置办的起的。
 
    一个手脚麻利的小丫鬟,不多时就将大桶内的热水灌满,而这些原本是给郭言串戏过后所准备沐浴用的设施,现如今全便宜了顾铮。
 
    这对于自打来到了这个世界,就没有痛快的洗过一次澡的他来说,简直就是瞌睡了就有人送上了枕头一般,舒坦极了。
 
    这不,他一个人在偌大的房间中,一边搓着渍泥儿,一边就唱起了他从小就学习的小生戏曲选段。
 
    清清咧咧的唱腔,穿过了窗户,就这样传到了一直在门边焦急等待的郭言的耳朵当中。
 
    此时的郭言,就如同是在三伏天中来了一根小豆冰棍一般的,从头到脚都爽了一个透心凉,别提多舒服了。
 
    没想到,这位年纪不大的车夫,根本就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人啊。
 
    本以为他的老生戏已经唱的入木三分了,谁成想,他的小生才是真正的拿手,这腔调唱的,简直就是出神入化,绕梁三日了。
 
    不行,我得劝劝师父,上台的时候改改戏,要知道小生想要唱的出彩,那才是最难得的啊!

欢迎转载J8彩票-j8彩票官网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J8彩票-j8彩票官网 » 迈着脚跨进了一个半人多高的大木桶中。...看书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