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怨还是头一回跟王爷打交道瞧他举动十分散漫

分享到:
 
    吉祥呆了半晌,忽然自失地一笑。她已经明白父亲和继母为何这般模样了,任太守觊觎她的姿,李鱼为她与任太守结怨的事儿,坊间早就传开了,爹娘不可能不知道,他们这
 
是担心惹祸上身啊。
 
    生身父亲,此时毫不在意女儿的安危,唯一想着的就是千万不要连累他,恨不得全天下都知道他们已经脱离了父女关系,从此再无瓜葛。不知怎地,想到这些时,吉祥心中竟
 
然再没有半点难过,反而无比的轻松。
 
    “也好!也好!那就……这样……”吉祥轻轻眨了眨眼睛,眨去眼中一层雾气,慢慢迈步向都督府走去。一时间心中空荡如谷,连李鱼去了哪里也不想知道了。
 
    吉祥刚走出几步,就听后边有人唤道:“吉祥!”
 
    吉祥回过身,就见李鱼快步走过来,一把拉住她手臂,紧张地左右看看,急忙拉起她就走,一边责备道:“你这傻丫头,明知道任太守不肯放过你,怎么还独自跑上街来,这
 
要被人抓走,你让我上哪儿寻你去!这么不省心的……”
 
    吉祥被李鱼拉着,一溜儿小跑地跟着大步向前的他,听着他的数落,鼻子忽然一酸,眼泪在眼睛里盈盈地打着转儿,差点儿掉下来。从小到大,她不知被人数落过多少次、打
 
骂过多少次,却哪有一次是因为关心她?
 
    只有他,从始至终,只有他!
 
    其实,李鱼对她的好感,为她所做的一切,她心中未尝不明白是为什么。不过,她却一直抱着一种犹犹豫豫的态度,因为李鱼自从京城回来,就不再是当初的小房东李鱼了,
 
他是有资格在利州最高一等权力圈子里悠游来去的贵人。
 
    像这样的贵人,吉祥自问是没资格嫁给他的。可是给人做小,她又不甘心。而此刻,管它什么正室偏房,大妻小星,吉祥都不在乎了,她情愿以身相许、情愿把自己完完全全
 
、彻彻底底地交给他!
 
    从未有过什么安全感的她,这时却是无条件地信任他,相信他决不会害自己。这一刻,就算李鱼拉着她跑到天涯海角去,她都只会跟着跑,不会多问一句去什么。
 
    真就随他远走天涯又如何?原本在妙家的时候,与家人近在咫尺,遥远却更胜天涯。
 
    只要自觉心安,东西南北都好。
 
    “柳下挥这个贱人!”
 
    一只薄瓷的茶盏在地上摔得粉碎,任怨气得颊肉哆嗦、脸铁青:“弹劾我?他竟然要弹劾我?他又是什么好人了!想当初同科中举,肆意风流时,老子搏得一个任老魔的绰号
 
,难道就少了他下流挥,何等物流!不当人子!”
 
    翌日,任怨惊闻荆王已经到了利州,武士彟已经为荆王李元则办过接风宴,却未通知他,顿时呕出一肚子怨气。赶紧收拾停当,正要赶去“滴翠台”见荆王,却又听说柳下挥
 
要弹劾他,真把任老魔气了个三尸暴跳。
 
    管家亦步亦趋地跟在他的身后,道:“老爷,你看这事儿该如何处理?车驾已经备好,荆王那儿咱们还去不去?”
 
    任怨陡然顿住脚步,阴晴不定地沉吟有顷,咬牙切齿地道:“荆王不能不见!老夫去见荆王,你立即派出人手,给我打听打听,其他人有无异动!单凭一个柳下挥,奈何不了
 
老夫,怕只怕……嗯?”
 
    管家心领神会,急忙应道:“是!老奴这就派人打探!”
 
    :求月票、点赞!
 
    从今天起要去剧组了,暂改为一更,等偶忙完这几天再恢复更新!...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第092章 荒唐王
 
    “滴翠台”建在城郊,红砂石的院墙,将一幢红色的建筑与山与林,完美地楔合在了一起。园内清溪萦回,水声潺潺。近十里的园子,楼榭亭阁,高下错落,鸟鸣幽村,鱼跃
 
荷塘,不失野趣。
 
    任怨到了园中一座大屋,登堂入室,就见年轻的荆王李元则穿着一身箭袖,大概是刚刚习武回来,手里还提着一把明晃晃的宝剑,额头微露汗意。
 
    见到任怨,荆王大咧咧地打声招呼,便大步走过去,将长剑倒提着交给一个侍婢收起,转身在铺了波斯绒的胡床上懒洋洋地一躺,摆手道:“太守不必客套,坐吧!”
 
    任怨还是头一回跟王爷打交道瞧他举动十分散漫较之皇帝的威仪大不相同心里也就不那么拘束了忙笑着答应在座位上坐下道:“王爷驾到,也不知会一声,下官
 
未曾远迎,还祈王爷恕罪啊!”
 
    荆王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场面话本王天天听,迎接来迟了恕罪,招待不周了恕罪,未曾远迎了恕罪,哪来那许多罗里吧嗦的臭规矩。”
 
    任怨一窒,这位王爷,还真是独立特行,颇有汉晋之遗风啊。任怨清咳一声,道:“呃,王爷驾到,下官自当前来拜会,这是应尽之仪。此处山清水秀,却不知王爷您还住得
 
惯吗?”
 
    荆王道:“这有什么住不惯的,本王对吃住一向不甚在意,唯有风月,断断少不得!”
 
    荆王说到这儿,突然坐了起来,兴致勃勃地看向任怨:“吴娃越女,秦娥楚姬,齐娇燕姝,各有韵致。巴蜀乃天府之国,山灵水秀,此地女子当也别具情趣。本王曾听人说,
 
吴娃娇,越女媚,楚姬纤纤小蛮腰。齐娇俏、燕妖娆,巴蜀自古多窈窕!你在利州为官数载,对此有何看法?”
 
    任怨目瞪口呆,他此前虽未见过荆王,却也耳闻

欢迎转载J8彩票-j8彩票官网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J8彩票-j8彩票官网 » 任怨还是头一回跟王爷打交道瞧他举动十分散漫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