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他可没少听戏班子中,后期转了老生的班主

分享到:
  吃吃喝喝的空档,听上两句,品头论足一番,也别有一番滋味。
 
    虽然在这种茶园子中唱戏的戏班子,水准都不会太高,可也没有像东篱茶园里头的那种,这么‘出挑’的。
 
    现如今,从那大门口传过来的惊天地,泣鬼神一般的魔音灌耳,让路过此地的顾铮,差点没一个跟头栽在他们家的门口。
 
    这都唱了些什么啊!
 
    白瞎了东篱这般雅的名号了。
 
    在门口负责张罗来往客人的店小二,在看见了顾铮那一脸的不可置信的表情后,不由的苦笑了一下:“客官,喝茶不?”
 
    他都不好意思问第二句,只能底气十分不足的解释了一下:“我们园子的老板,是个超级狂热的票友。”
 
    “我们园子中来来回回的请了仨戏班子了,他都不满意,全给赶跑了不说,还非要亲自披挂上阵,说是要给园子里增加点人气。”
 
    “等一会他唱累了,就歇了,毕竟我们园子的茶还是不错的..”
 
    谁稀罕喝你们家的茶,这眼瞅着天就黑了,孤魂野鬼都被你家老板给招过来了,谁又敢喝这里的茶!!
 
    在茶园子门口的顾铮,有比吐槽更为糟心的事情还在等着他呢。
 
    因为他就听了这么几耳朵,就发现这个老板唱的连最基本的腔调,都跑了十万八千里了。
 
    不但如此……“先帝爷…下南阳..下南阳..御驾三请..”连唱词的功底都是磕磕绊绊,像是要回忆半天才能想起下半句一般,让听的人那叫一个捉急。
 
    对于一个从小就在戏班子中唱念做打,耳濡目染的原主,这种事情简直就是不可原谅的。
 
    而一种身体里的对于戏曲的冲天的渴望,就这样的涌现了出来。
 
    原主啊原主,虽然你觉得自己还没出师,不能唱戏。
 
    可我却觉得是个人就比那里边的玩意儿唱的好,你不用残酷的事实让茶园子老板清醒过来,那么以后遭殃的可是这些靠着这个茶园子吃饭的其他人呢。
 
    比如说正在愁眉苦脸的店小二……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让我顾铮来解救你们吧!
 
    从来都是行动上的巨人的顾铮,先是将黄包车拉到了茶园子的墙边上,贴着靠稳,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有着褶皱的布褂子,顺了顺嗓子,毫不犹豫的就开了口。
 
    《空城计》的选段,当年他可没少听戏班子中,后期转了老生的班主,给他唱。
 
    对于他们这个圈子中的人来说,只要嗓子还在,一样能活到老,唱到老。
 
    因为有唱工老生的存在,让那些上了年纪的戏子们,还能有口饭吃。
 
    这种更考验一个人的戏曲经验,更需要演
    等这个一身破烂,其貌不扬的黄包车夫,在不起眼的墙边一开口,连路边步履最匆忙的急着买油回去下锅的阿婆们,都停下了她们那快的生风的脚步。
 
    “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
 
    平阴阳如反掌博古通今..”
 
    一板一眼,不疾不徐,轻轻端起的手掌,扶着压根就不存在的三缕长髯。
 

欢迎转载J8彩票-j8彩票官网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J8彩票-j8彩票官网 » 当年他可没少听戏班子中,后期转了老生的班主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