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子往锅外蹦跶一般的突突突从嘴边吐露个不停

分享到:
  我们,也需要一个明星,源于身边,取自生活。
 
    怀揣着周围人的祝福以及友善的馈赠,眼角有点湿润的顾铮,突然就觉得自己满身的疲惫已经一扫而空,他的生活仿佛有了更大的奔头一般,浑身都是力量。
 
    “谢谢,谢谢大家,如果大家喜欢,有空了我还来这里给大家来上一段。”
 
    “这可是你说的啊!”
 
    “喜欢!非常喜欢,我曾经在恭王府的城墙外,听过一耳朵北平城内的祥瑞班唱的大戏,你比里边最红的角儿,也不差什么了!”
 
    “我们等着你啊..”
 
    “唉!”
 
    顾铮回头招呼的话音还未落下呢,他前面突然就堵上了一个人。
 
    “等等!他们让你走了,我让你走了吗?”
 
    等这句十分挑衅的话语的音一起来,周边那原本喧闹的欢送现场,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一直在场外看热闹的店小二,定睛一看,就拿脖子上挂着的白毛巾悄悄的将自己的脸给遮挡了起来。
 
    堵住顾铮去路的,正是他那不靠谱的茶园的主人。
 
    这个自打茶园子开起来后,半毛钱的利润都没为自家生意带过来的二世祖,现如今正斜眼叉腰,横在道路中间,对着顾铮怒目而视呢。
 
    “我说…….”二世祖的腔调拉的很长……
 
    “这位小哥,您怎么称呼啊?你的戏怎么唱的这么好呢,你说你师从何人,家住何方,流派何许,资历几何……说说说……你倒是说啊你!!”
 
    刚开始那些问话,就和路边卖炒豆子要出锅时候,豆子往锅外蹦跶一般的,突突突从嘴边吐露个不停,可等到说道最后一句的时候,这位二世祖的戏瘾又发作了,直接就改成拖腔拉调的唱腔方式了。
 
    那
    ‘啪叽’
 
    一脚给丫踹翻在地。
 
    搞定,收工,回家!
 
    周边因为顾铮这一行云流水,如同戏台子上武生的短打一般的动作,齐声的叫起了好来。
 
    “好!踹死丫的,我耳朵因为他都差点聋了!”
 
    天天在这里释放噪音的茶园老板,被迁怒了。
 
    打完就打算开溜的顾铮,突然就觉得自己的身子从大腿根往下的部位,受到了极其大的阻力,竟是半分步子也挪不开来了。
 
    他下意识的低头往下一看,那个被他在脸上踹了一个鞋底子印记的二世祖,现如今正死死的环抱着他的大腿,让他愣是动不了分毫。
 
    “不!你不能走!我不让你走!你还没给我答案呢!你怎么能这么对待我!”
 
    此情此景,让看过了多部狗血电视剧的顾铮,整个人都不好了。
 

欢迎转载J8彩票-j8彩票官网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J8彩票-j8彩票官网 » 豆子往锅外蹦跶一般的突突突从嘴边吐露个不停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